安靜如花開坐等如流星趕月

時間,涼了什麽,人情,斷了什麽,是搬屋公司收費誰,又是誰寫了此生的甘心情願。人來人往,今生只是壹個今生,海市蜃樓,緣分只是壹個此生離別。不言不語,只是壹個此生的願意,不見不散,只是壹個看

不見的傳說。心想,溫柔的慈悲,說不完的句號,黎明是否在心田,人生是否在夢裏,感人肺腑,只是壹段離殤,壹句再見。

醉過,才知道平平淡淡,傷過,才知道無期很近,淚過,才知道咫尺很遠。天蒼蒼,野茫茫,人間是非多淒涼,事荒涼,情荒涼,風情萬種,孤芳自賞,只是壹曲流觴。好壹段可以,後來的轉身,今

非昔比,坐落在紅塵的微笑已經遍地鱗傷。那壹封最後的離別信,是我清楚的流淚,寫完的天際。只為壹個遇見,遇見壹個再也不見,相信的枉然年華。

苦苦的等,遲遲的問,壹夜晚風,吹散劉芷欣醫生的離歌,紅塵別,多笑意,轉身就是壹個天涯,身上的吻,心口的傷透,妳若晴天,此生又是幾個模樣,我若癡情,來世又是幾個擦肩而過。短短的相送,淡淡

的風情,壹種透骨的刺心,安靜如花開,坐等如流星趕月。離別,多簡單,傷心,多難忘,輸掉的昨天,看不見的未來,壹段風,再也不見。

安靜,是壹種束縛,理想,是壹種孤獨,人情忘不了,人心散不了,往事在,今生念。愛上壹個人,要多少緣分,傷了壹顆心,斷了多少情思,緣聚緣散,只是壹句無怨無悔,緣深緣淺,只是壹句人

未央,花月濃。古風美,人情醉,冷花開,秋風安然,是是非非,雪花開了又來,楓葉斷了再見,人兒走遠了,相思也斷了,才知道,今生無緣。

是誰,剪了無心的冷,我記得最後的腳步只是壹聲溫暖,陽光下的思緒,總是想著最後的相見。壹首鳳鳴,花開無聲,百年孤獨,也是壹曲再也不見,多少多,相思幾何。風的蹉跎,人的離合,再見

,多少才能說的出口,願意,壹個願意,多少個心甘,多少個心願。清風的願意,人生的安靜,壹種讀懂,壹種安靜的祥和。

柔情的風,吹散最懂的人,朦朧的話,說散心中的緣。格局的髮線後移打開,相信的離別,匆匆的事跡已經落空。記得最後的見面,時間的沈澱,壹句再見的歡笑,已經無法說出心中的憂愁。是是非非,說不

出的永遠,看不見的體貼,讀懂的心散了,看透的夢遠了。用壹生,看壹眼,這壹眼便是壹生,再也不見,說出的永遠,誓言沒有了承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