笙歌的憂傷在雨夜譜唱寂寞

時光的溫情把滄桑填滿,壹圈壹圈的回憶,隔著德善健康管理了離別,悲喜交織,執手再緊亦將曲終人散。深夜寫文字的女人,用孤單把愛走成風景,拈花赴詞,等走的生命,等來萬水千山,雁南飛,等來無逢約,念是風雨薄如塵,等來的方向不是曾經的路線。寒往暑來,旅程不曾改寫。深夜的文字女人,用微笑告別生命的畫面,目光醉,時光碎,攜手風塵同道老去。

愛意的城池澆灌心靈的塵埃,流年如畫的輕描淡寫,光陰的蕭瑟,停留在壹曲訴別墨舞風華的記憶。歲月的風沙淹沒過往的足跡,生命的感言,離去無影。深夜寫文字的女人,安逸詮釋對歲月的包容,揮筆成癡感懷和期許。深夜的文字女人,被壹種寧靜悠遠融進季節的沈寂,在自己的文字裏來去自如,沈澱余生的光陰。

萬千行程,步履蹣跚,人去樓空,碎碎傷感,靜寂的世界積滿灰塵,蘸著期盼的墨滴,圈壹個清靜的世界。深夜寫文字的女人,反反復復輾轉,繁花落盡壹瞬,風花雪月只留空夢壹場,空留著幾許惦念。深夜的文字女人,把心語放進歲月的河流,時落蒼穹,嘆落著黃昏。

墨染的筆刻下壹路的風景,無法將故事捧回昨日之情,腳步在黑夜蹣跚,憶言語治療起初見時的歡笑。深夜寫文字的女人,素描塵世的碎片,把當年的故事刻寫壹條冷冷的風景,故事天涯路遠,似上千年,又似在昨天。深夜的文字女人,苦樂無常,把文字寫了又刪,刪了又寫,感嘆著時間,流年似水,終無言。無法追趕的半生琉璃,年華不知該如何安撫,無言的時光,已經嗅不到愛情來過的痕跡,心無依的沒有著落,憂傷的雨夜,孤單的身影和自己作伴,冷雨落在肩上,絲絲縷縷不間斷。聽時光悲涼的寫意,秋風憶,往事不可追。

,靈魂也隨之炫舞。冷秋的夜,蕭蕭的秋風被孤單打上印記,樹葉靜止了,空氣裏滿是零落的味道,連文字也格外的冷清。反反復復咀嚼,海誓山盟丟掉的溫柔,再也觸不到往昔的愛情的溫度。離別記在心裏,咫尺變得陌生,距離山水遙遠,風雨Pretty renew 雅蘭裏串過的愛情信念,已無纏綿的味道。困惑的眼神張望在深邃的夜空下,懷揣壹抹沈重淩亂的心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