壹窗剪影不復昨日明顏

請允許我拈壹片楓葉,貼於胸懷,佇立在秋水江岸,眉眼凝盈,以壹朵花的姿態,綻放在季節邊緣,在風月的嘆息聲中,永存壹份刻骨銘心的美麗,繼續期待與妳的重逢。

(壹)實德好唔好壹抹淺笑,漾開純白愛戀

從來都最怕夏天,直到那年在六月流火裏與妳遇見,從此,我愛上了夏天。

那年,南來的燕,為我銜來了明媚壹片,柔柔的風兒,搖曳著心中的纏綿。盛夏的清風中,窗前的牽牛花漸漸爬上窗臺,暗香,浮來……

妳望著我,目光深情;我回應妳,琴聲悠遠。妳在彼岸,入了詞,我在此岸,進了詩,那壹江水哦,染上了淡淡的溫情,盈盈的笑意。那年江畔,總有曲韻潺潺,流唱著不老的歌謠。

江南的天空,飄浮著純白的雲彩,像極了那純白日子裏的純白思念。那漫天的星辰,都在妳面前黯然失色,那江邊美麗的夕陽,怎比得過妳那張青春洋溢的笑臉?

我們共撐壹把傘,漫步在雨霧中,雨聲和心靈的碰認知能力撞在傘上和傘下共鳴,哦,幸福是這麽近,近的可以讓相戀的兩顆心合二為壹。那壹年我時常迷醉在詩詞的旖旎裏,言不清哪個是妳,哪個是自己。

寂寂的夜裏,聞著風塵的味道,能讓我想起的,總是妳。人間自有芳菲七月天,我願意將自己芬芳成花,年年綻放在有妳的世界。

柳絮飄飛的季節,河岸邊倒影相擁的身影。歡笑聲中,只想,和妳共赴壹場別樣的花宴,我願聽妳夜夜為我吹奏漢宮古曲,想與妳壹起飛舞旋轉在那煙嵐氤氳的山水畫卷裏。

記得那天,妳把妳親手雕刻的玉戒輕輕套上我的右手無名指,含笑低語:“壹壺酒,我可以醉壹時;但壹壺夢,我可以醉壹生。花開相惜,花落不棄,紅塵擺渡,有妳才幸福。”

親愛,為妳,我願意幻化成蝶,追隨在有妳的免疫系統 天涯,追隨在有妳的日日夜夜,歲歲年年,輕舞飛揚在妳那輕輕滴落的筆墨裏,傾聽壹季又壹季花開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