裊裊檀香煙霧中

於尋夢者而言,西藏始終是壹個久遠的夢境,是夢想中的天空之城。或許,不到西藏,就不會真正知道什麽是天之高遠,就不會真正明白什麽叫心之虔誠,就不會真正懂得什麽謂神秘神聖。今生,無論我去或不去,西藏,那個古老而神秘的異域國度,那個遠離塵囂的美麗凈土,將永遠是我心魂神往的皈依所在。

西藏,其實離我很遠,遠隔千山萬水,可望而不可及;西藏,其實離我很近,夢裏,我已無數次靠近、抵達。我知道,古往今來,在西藏,壹直有無數轉山轉水轉佛塔的朝聖者,懷著虔誠和敬畏之心,默念著“嗡嘛呢唄咪吽”六字大明咒,沿著歷代達賴喇嘛的足跡,執著地葡匐、流連、前進在通往神靈的地方。

每次聽到鄭鈞的歌《回美麗華領隊 到拉薩》,我心裏便會有壹種沖動,想帶著心中的三寸天堂,踩著月光出發,去壹睹西藏的風采、風情。有人說:西藏,有多少雪峰、經幡、瑪尼堆,就有多少虔誠、謙卑和執著,有多少寺院、喇嘛、轉經筒,就有多少傳說、夢想和神跡。我想,此生,我壹定會和我的愛人壹起走進西藏,走進拉薩,親眼去看壹看布達拉宮的千年風骨,親耳去聽壹聽雅魯藏布江的千古絕唱。

只要說起布達拉宮,我心底潛藏已久的夢就會被喚醒。我相信,前世我壹定也是壹個佛的信徒,那布達拉宮的佛堂與靈塔之間壹定有我虔誠焚香、頂禮膜拜的身影。今生我愛西藏,不僅是因為那裏最接近天堂,更多的是因為布達拉宮可以引領靈魂轉世。

布達拉宮,享有“世界屋脊上的明珠”的美譽,如今,布達拉宮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“世界文化遺產”名錄。如果有壹天,我走進布達拉宮,我想,我壹定會找到似曾相識的感覺,在稀薄的空氣中,在紅山之巔布達拉宮那法號低沈的鳴響中,我壹定會受到神的指引,找尋到自己的前生和來世。

若將來,我洗去壹身俗世鉛華,沐著布達拉宮晨鐘暮鼓的禪聲梵音,以壹個朝聖者的姿態跪在時,那時的我便可真正找到心的歸屬。我不知道這世上有多少人把夢寄存在布達拉宮,但我知道自己的夢壹直幽居在那裏,從不曾離去。

“那壹天,閉目在經殿的香霧中,驀然聽見妳誦經的真言。那壹月,我搖動所有的轉經筒,不為超度只為觸摸妳的指尖。那壹年,我磕長頭葡匐在山路,不為覲見只為貼著妳的溫暖。那壹世,我轉山轉水轉佛塔,不為修來世只為在途中與妳相遇。”每每念及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這段詩句,臆想裏,我總會看見自己正搖轉經筒,三步壹磕,五步壹叩,壹心直往西藏美麗華領隊聖地。

夢,因了呼喚而靈動;情,因了摯愛而純潔。執壹把桃木篦梳,我知道,此生,我放得下天地,卻從未放下過心中的壹個他。千萬裏路雲和月,怎能阻斷我渴望與他相見?他人搖轉經筒許是為了消除今生業障,讓自己功德圓滿,脫離輪回之苦,而我搖轉經筒壹定是為了祈求佛和神靈成全我今生來世的紅塵情緣。如果有壹天,我的指尖觸摸到西藏的轉經筒,我壹定會心存如來,心存卿,虔誠地誦經,壹遍,又壹遍……

這世上有種浪漫叫納木錯,西藏的納木錯被人稱為“地球表面上的壹顆眼淚”,很多人都知道有關納木錯的美麗傳說。納木錯又稱聖湖,蒙語叫騰格裏海。聽說,納木錯幾乎是壹塵不染的,美得不容褻瀆,那裏,天和水完美地融合,壹眼望去,讓人分不清哪是天哪是水,也許只有來到納木錯,才會真正領悟到什麽叫秋水共長天美麗華領隊壹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