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種極致的美

想念,不知道是不是隨著時日一起生長,當眼前的風景靜下來的時候,寂寞如雪般開放,茂盛紛揚。生命是一場輪回的道場,再深情的故事也會有斷章,離別,就成了扉頁裏的情節,無法堅強,有些事,被無情湮滅了過往,有些人,能放卻不能忘。------題記

關於舊,許是另一種偏愛,遇見舊的事物,舊的風景,都會駐足停留,也許落敗了的飄零更有力量掙扎著重生。轉頭,瞥見殘荷與風對望,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, 卻是兩心相許的欲語還休。秀麗過後,凋謝,也是一種壯美的暗香盈袖。那些老了的歲月,舊了的相冊,拿起來回味時,會品嘗出別樣的況味,思緒跟著游離,卻是 縹緲的,唯有泛黃的陽光那麼真實,映著我的影子,淺淺愛,纏綿溫柔的字句已不讀,會心疼,莫如將筆尖低入塵埃,昨日描摹過的畫軸,只是伊人已不在。

安靜,或許是個奢望,門前的車水馬龍,人聲繁雜,就是一種紛擾,喜歡獨歡的味道,儘管落寞,卻沁著幽香,會醉,會迷茫,還會跟著回憶一起流浪,相思,裏面沒有你,是對情意深長的祭德國旅遊往,美好且又憂傷。五月裏的陽光,也不會那麼耀眼,無論景色或 者女子,花枝招展不入眼,太招搖了,濃妝淡抹亦枉然。風情的瘦,字間的瘦,更喜雪小禪樣的瘦,透著孤傲與清淡,骨子裏的優雅,是掩藏不住的,不小心就會泛 濫。人說平淡是無味的,清寂的,我想只有如此,才能體會內心的本真,耐得住分離過後,落寞的刁難。你不來我不老,是我許給自己最後的誓言。

到了這個年紀,心是素的,打撈起一些閒置的時光,預約一幀風,然後蘸著清淡的花香,於歲月贈與我的素箋上起筆,把那些喧囂煙火暫時拋諸腦後,至於怎樣臨 摹,我想只在自己的世界修籬種菊。棉麻便把靜怡演繹到極致,喜歡美麗華領隊 她的素簡,舉手投足間不染一絲煙火的氣息,卻又顯的那麼親近,一旦與舊光陰重逢,竟是別樣 的歡喜,我想,棉麻加身,定是如此落落大方著。喜歡寂寞與煙火的碰撞,那是一種極致的美,萬物勃發的姿態,以至於所有的頹廢也煥發了生機,那麼的風姿綽約,神韻猶存,雀巢裏的等待,終於換來了春暖花開,插上幾朵愛的花魂,整個春天就捧在了手掌心。

有些人走進你的生命,是來告訴你承諾有多輕,猶如鴻毛般搖曳飄零,你願擁著貪婪遊戲此生,將深情視若無根的浮萍,恕我無法繼續陪同,與其守著執念最終是空,不如轉身把日子活成自己的霓虹。世間的念念不忘,都是久別後的撒肩而過,即使十指相扣,緣分淡了,就不會再等。說好的歸期,已經晚了時令,清風遲到荼靡,思念也說的含糊不清,是誰說的下個路口抬頭,當轉角處空無一人時,方才明白,所有的相遇,將不再重逢。總說著落花成塚,應是怎樣的領悟生了這樣的心境,寂寞,只是離散後該有的修行,你曾說過的深情,有誰知,煙火闌珊處,又隱藏著多少言不由衷。閉上眼,走過的路,念過的人,隨記憶一起泛黃,再也不願提及的時候,原來一切都那麼的雲淡風輕。緣分不過如此,你來,我誠心以待,你走,恕我不遠送。

“相思擾東風,疑似故人來”,看似不忍丟棄的欲罷不能,其實從未靠近過,得到,只是一個人的光陰虛度,錯付了一念傾城,如果不是心灰意冷,怎會放的如此輕鬆。如今的風煙俱淨,感謝那年不經意的相逢,你仿照深情樣的蔥蘢,脫口說出,我的心意你都懂。時過經年,你許下的溫暖再也掂量不起,化作回憶裏的一幀風,初識的五彩斑斕,只剩轉頭空。

雨後的晴空,連白雲都顯得那麼寧靜,溫婉的親吻著清風,於是我心就嫁與了長空,往事忽然被照的更透明,心似一葉浮萍落魄的飄零,再多的熱情相擁,不過只是曾經,後來,記憶的故事裏沒有了你,使這個季節都很乾淨,那麼深的天長地久,最終還是辜負了,你若安好,我便懂。

閒適的時光,歲月忽而有些散漫,關於廣東旅遊團 一段老了的情感,在靜怡的光陰面前,也會變的很淡,很淡,直至那種久違了的念,也遠的沒了痕跡。眼前被一抹綠盈滿,再添置些陽光,手邊還有一杯清茶飄香,最恬淡的日子,不過如此了吧,最好再讓寂寞嫁人,孤單遠行,該是應了此時的風景。人生的相遇大抵都是如此,你來時,沒有預約,走時,也不便相送,正如一杯茶,涼了就不適合再續,所謂的無法忘記,不過是我捨不得舊了的念及。